梦到自己右腿被刀片割开好几下,出血量不大但是划伤的地方太多,走路的时候那叫一个酸爽md
这幻痛疼得我挣扎了好久都没醒,因为关键梦里的我还不觉得被刀片划开有什么不对的
醒了之后才发现是梦,这tm得有多真实啊

论拥有微博小号的必要性

像微博的个人账号这种,能够几乎完全曝光个人喜好的社交网站,对于宅腐群体而言最糟糕的情况就是有三次元认识的人互相关注,特别是长辈亲戚。

除非能够把个人账号“修饰”得无比现充,并完美掩盖自己宅腐的身份,才能在微博小号里几乎随心所欲的心态下刷微博。

毕竟,偶尔一不小心的某个转发或点赞,就可能暴/露自己的性/癖呢 :D

这种事情果然只能在宅友间分享啊 (参考梗:宅男腐女恋爱真难)

(抱歉占个tag)

megalo box 观后笔记(持续添加中)

- 野狗与家犬为生存为梦想之争

- 又是一部值得买蓝光收藏的神作

- 作画还原90年代复古质感,让人沉浸肉搏的浪漫

- 细谷佳正的声音配上男主的脸给这整个角色增色不少,瞬间拉高男主颜值三十个百分点,这么契合的声音真的让人每隔几秒就陷入爱情——“啊,这难道就是怦然心动的感觉?”

- bgm我tm吹爆,Jazz Fusion/Jazz Hiphop whatever it should be called,总而言之就是带感,节奏感把控出乎意料的好,拳击打斗部分甚至能配上bgm的踩点节奏,把‘燃’这个概念无限升华。

- bgm类似于血界战线,感觉只要...

新的一年 新的暴躁

五天了

两边太阳穴被某种尖锐的不可抗力长时间持续性地挤压。

小心翼翼地呼吸一下,鼻腔的灼烧疼痛感瞬间扎进耳蜗深处,电流般的嗡嗡声绕着神经末梢旋转。

‘……’我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,但只能听到一声像是快咽气时会发出的、声带撕扯喉咙的哀叹,肺部的出气孔仿佛全被堵上了。

现在是1:55AM,连续吃了四天日夜百服宁和泰诺的我照旧失眠着。

手机的光照尽管微弱,但依旧刺激地我眼球发疼,神志清醒后的每刻都是煎熬。

眼球上端的神经末梢被心火点着了,疼得我泪腺发达,眨两下眼就能流出一缸沸水。

想象着能不能用小刀在眼皮上剌两个口子,放出点湿气废血是不是能让眼球不那么疼了呢?

或者在脖颈上扎个二十针,...

nightmare

兔子先生削尖了它的门牙,张牙舞爪的要从墙体中逃出来,照映在那片墙上的巨大怪影伸出手掐进了女孩的咽喉,有点堵有点痒。天窗被狂风猛烈撞击着,能清楚的听到针叶林集体摇曳的呼啸,烟绿色的粘液从窗框缝隙中流下来,好似慢镜头一般,“哒,”滴落在女孩无名指指尖上的声音喻示着它短促的生命。

“哒、哒。”粘液不断叠加,慢吞吞地滑入手心,在苍白的肌肤衬托下显得如墨一般漆黑,不仔细看也找不到反光中的那一抹铬绿,像是蛇行在蔓延,无端添了一丝冰冷。


—————

tbc

花式套路

听我宿醉回家的朋友说,她昨天半夜喝得晕头转向尝试在路边吸收天地日月精华的时候,一位醉得比她还严重的加拿大小哥从对面悠悠晃过来,并口齿不清地对她呐喊了一句:“沃——糙——尼——骂——!”

她当时揣着个神志不清的脑子有些懵逼地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,于是想也没想就条件反射回了一句更大声的:“GO——FUXK——YOUR——SELF——!”随后他们勾肩搭背进了一家酒吧并聊起了养猫心得。

“……你好像没有养猫吧?”我问。 

“他也没有啊。”朋友答得极其理所当然,“他养了只萨摩,掉毛有点厉害,跟我家柴柴差不多。”


1 / 2

© 三月糖 | Powered by LOFTER